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民生 > 正文

互助獻血幌子下的利益鏈條:一單血液可賣2000元

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北京多地公交站臺發現“有償獻血”廣告單。北青報記者據此線索發現,在北京市血液中心、海淀區某三甲醫院周邊,經常有血頭組織社會人員打著“互助獻血”的幌子賣血。我國獻血法規定,我國實行無償獻血制度,為保障公民臨床急救用血的需要,患者可找親友互助獻血。這意味著,互助獻血的范疇是患者親友,且是無償行為,但是血頭們是讓社會人員假扮患者親友“獻血”,從中謀取利益。律師表示,這一行為已構成非法組織賣血罪。

現狀

公交站牌、QQ群成賣血廣告重災區

北青報記者走訪發現,北京多地公交站臺有賣血廣告。比如,在特8內公交經過的劉家窯橋、方莊、十里河、潘家園等地的公交站臺,都能看到十分醒目的廣告單。這些廣告單有半張A4紙大,上面寫著“正規三甲醫院,急需獻血人員,400cc400元”,還留有電話號碼。

此外,北青報記者在QQ群查找欄里輸入“北京獻血”關鍵字眼后,一下出來20多個群,有群名刻意加上“互助”兩字,實則是有償。例如,群名是“北京紅十字互助獻血”的群介紹卻是“有償獻血、血小板”。記者觀察到,不少群已接近滿員,“北京有償獻血總群”群成員上限是200人,已有191人;“北京有償互助獻血群”群成員上限是1000人,已有996人。

這些群十分活躍,北青報記者加入“北京有償獻血總群”不到1分鐘的時間,群內已彈出近十條獻血信息。“下午×××醫院,不用等,要來的速度報名!”“急用錢看過來,招獻血人員”……群內的四五個“血頭”反復發送以上信息,并標注了獻血地點、價格、流程等信息。

根據《北京市獻血管理辦法》規定,對獻血者兩次采血間隔期不少于6個月,禁止頻繁采血。但在群內,不少血頭表示,醫院、血液中心不聯網,手臂沒明顯針眼就能獻,不必在乎時間間隔。這些群也在不停“死亡”和“重生”。北青報記者發現,加入的部分QQ群因違反相關條例被第三方永久封停,但是只要搜索“北京獻血”關鍵字眼,就能加到新的賣血群。

探訪

血頭操縱“互助單”獻血無償變有償

北青報記者發現,血頭們提及的“獻血”地點多在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海淀區某三甲醫院等地,都是打著互助獻血的幌子來“掩護”有償行為。為此,北青報記者對紅十字血液中心、海淀區某三甲醫院進行了探訪。

地點1: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

賣血者從醫院拿單去血液中心現場審查不嚴格

在QQ群“北京互助獻血群”里,一名自稱是陳經理的人反復發送“急急急,馬甸紅十字血液中心招獻血人員”的廣告,稱“單子在手,來了就安排”。北青報記者撥打陳經理的電話,陳經理詢問了血型、在哪獻過血、獻了多久、手臂上有沒有針眼等問題后,讓記者在第二天早上8點前到清河附近的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海淀),約定好400cc血600元。就“獻血”的方式,陳經理說:“我明天給你單子后,你去馬甸的紅十字血液中心,獻完血把單子還回來,我給你錢。”

第二天8點前,北青報記者來到醫院,陳經理讓記者在一層大廳坐著,等他找病人家屬開單子。但直到10點,陳經理才告知記者,醫院沒有單子了,要“獻血”只能明天了。“這是血頭慣用的套路,只要有人賣血,就把這些人誆到醫院,有沒有病人需要血再另說。”一位多次賣血的人告訴記者。

北青報記者還了解到,陳經理所說的單子是“互助獻血申請書”。沒有獨立采集血液資質的醫院病人需要用血且醫院供血量不足時,醫院會開出互助單,讓病人的親友去相應的血站獻血,隨后血液會發送到醫院。血頭正是抓住這一點,把原本應該無償的獻血變成了暗中的有償獻血。

“獻血”無果后,北青報記者直接來到北三環馬甸橋附近的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在血液中心大門口,五六個中青年男子站在一起,不時地問周邊經過的人要不要“有償獻血”。記者徑直走進獻血室一層,室內一側擺了四張桌子和幾排椅子,四五個人圍在一起,填寫著A3紙大小的北京市無償獻血登記表和A4紙大小的“互助獻血申請書”。其間,有人大聲談論400cc血多少錢等話題,而在不遠處就有兩名保安,也不時有醫護人員經過,但對這些人視而不見。

北青報記者以賣血者的身份,看到了在賣血環節中至關重要的“互助獻血申請書”。申請書上寫著病人所住醫院、姓名、經治醫生、診斷疾病、血型、使用血液品種等詳細信息,還有獻血者與病人的關系、身份證等信息,下方有醫院輸血科的蓋章、負責人的簽字。

地點2:海淀區某三甲醫院

醫院周邊公園成血頭聚集地賣血者要接觸多名血頭

相較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海淀區某三甲醫院的流程則更加復雜,賣血者賣一次血要接觸多名血頭,醫院的審核環節也更為嚴格。曾在該醫院賣過兩次血的小王向北青報記者講述了整個過程。“血頭約我下午1點到五棵松地鐵站b1出口,那兒有一個公園,里面有不少血頭和賣血的人。”小王說,到了約定地點后,和他對接的是另一個血頭。“血頭會仔細檢查每個賣血人手臂上的針眼,那個人要我把外套脫了,把我袖口使勁往上拉,揉著我的胳膊看有沒有針眼。”檢查只是第一步,血頭會讓賣血人在公園附近等著,有單子后,會由不一樣的血頭帶賣血人進醫院。

“血頭安排了我和另外兩個人一組,給一位老年患者獻血,我要偽裝成是患者的侄子,另外兩個人假裝是我朋友,我們在外還反復對了下說法。”小王說,在獻血中心血液化驗合格后才能去抽血,但是入門處的保安會拿走互助獻血單,問他們和患者的關系等問題,答不對的人會被攆走。

調查

血頭內部有組織

利用互助獻血漏洞斂財

互助獻血的本質是無償獻血,但北青報記者在醫院、血站探訪發現,血頭們都是利用互助獻血的幌子來組織非法賣血活動。“我們這是互助獻血,沒什么危險的。”在記者提出獻血是否安全的疑慮時,一名在血站組織賣血的血頭表示,國家規定可以互助獻血,只要拿著互助獻血單表現得像病人家屬,血站不會不讓獻血。“我做這行多少年了,每天固定30人,沒出過問題。”該血頭強調。

北青報記者還發現,血頭內部有組織體系,多人分管接病人單、發廣告、帶人進醫院等環節。一名負責帶人進醫院的血頭告訴記者,完成一單后他會拿到200元提成。據了解,在血頭組織內,有專人負責在醫院內發放印有賣血信息的名片和小廣告,需要大量用血的病人及其家屬會通過小廣告找到血頭,確定用血量和價格,一般400cc的血在2000元左右。此外,記者在百度貼吧等社交軟件上發現,經常有人發文尋血源,多是在北京醫院做手術的外地人。一般來說,血頭上線負責在醫院內聯系需要用血的病人或病人家屬,商定用血量、血型、用血時間,并根據用血量收取“好處費”;下線負責在網絡上尋找賣血人員,與其議定賣血價格后帶至醫院。

據了解,一單400cc血的價格在2000元左右,這些費用經由上線、下線之間逐級抽成,最后到賣血者手中一般在400-600元之間。

獻血量跟不上用血量

家屬互助獻血成常態

北青報記者從多家三甲醫院了解到,由于手術用血需求量大,互助獻血的現象非常普遍。一位血液科的大夫介紹,他們收治的患者往往用血多,手術前醫生會提前告訴家屬去備血,尤其對于需要長期血液治療的患者,家屬一般都是通過互助獻血的方式來備血。

而上述醫生提及的缺血現象在北京普遍存在。據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官網的信息,北京市平均每天有近2000人等待輸血來維系生命。就2016年來說,該中心平均每天有1000余人、每人獻330ml左右血液,這些血液要提供給臨床176家醫院使用,明顯“供不應求”。據北京市獻血辦公室官網數據,2017年12月26日這一天,通州血站的采血量是北京紅十字血液中心的1/3、密云血站是1/14、延慶血站是1/81。

北青報記者通過和多位賣血者聊天發現,賣血“主力軍”多是打工者和學生,缺錢是他們獻血的主要原因,也有人認為相較在獻血車無償獻血,還不如“有償獻血”掙點錢。

文/本報記者張小妹

回應

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四大血站不聯網無法管理賣血行為

北青報記者以市民身份撥打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服務熱線,在聽到記者反映有血頭長期組織人到紅十字血液中心“互助獻血”的事情后,工作人員說:“這種現象一直有,血液買賣是非法行為,但屢禁不止。”就現象一直存在的原因,該工作人員解釋,由于北京醫療條件好,很多人進京看病,用血量大,這使得北京的血量供應一直很緊張。“當醫院的血供應不上來時,病人可以通過親屬、朋友來互助獻血,但很多外地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找不到親人、朋友獻血,這就讓血販子鉆了空子。”

那么,紅十字血液中心為什么不對大廳內的賣血人員進行管理?工作人員說,紅十字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員只對血液安全、采血安全負有責任,“獻血者填寫獻血登記表,血液檢驗合格后,我們才會采血,但我們無法對血販子進行管理,這歸公安機關管。”工作人員說,為了規范獻血,血液中心在大門口等關鍵地方都裝了攝像頭,但血販子比較“猾”,會躲在沒有攝像頭的地方進行賣血交易,這也導致了取證難。

對于血頭組織人員不按規定時間多次“獻血”,該工作人員解釋,北京有北京紅十字血液中心及通州、密云、延慶四個血站,但由于獻血信息屬于隱私信息,四個地方的獻血信息不聯網,獻血者在紅十字血液中心的獻血信息在其他三個地方都查不到,這就使得有人不按規定時間反復“獻血”,采血工作人員只能通過肉眼識別針眼來確定采不采血。

“政府也在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希望通過一些措施杜絕這類現象。”工作人員透露,接下來,紅十字血液中心會和通州血站聯網,這能制止有人反復賣血的行為。

專家觀點

血頭行為構成非法組織賣血罪

建議國家調整血液制度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表示,變了味兒的“互助獻血”在本質上構成了非法組織賣血的行為。根據我國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條規定,非法組織他人出賣血液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以暴力、威脅方法強迫他人出賣血液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只要構成組織三人以上賣血、獲利2000元以上其中一個條件就可立案。”

這種現象為何屢禁不止?趙占領分析,市場需求大就有利益空間,北京醫療資源集中,血源供應不足就使得血頭有空可鉆。此外,血頭們的賣血行為相對隱蔽,如沒有第三人舉報或公安部門查處,很難有人發現。

趙占領建議,醫院、血站等地要加強管理,公安機關應加大對此類行為的執法力度,“更重要的是,國家需要調整血液體制,通過多種方式鼓勵更多人無償獻血,也要加強多個地區間的血液調動,確保血液需求量大的地區有血可用。”

本版文并攝/本報記者李夢婷(除署名外)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浙江20选519217 在线配资杠杆 北京11选5走势 福利彩票怎么看中不中 陕西快乐10份前三组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辽宁快乐12一百期走势图 股票查询软件同花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