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經濟ke】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到底有多強?

1

本欄目由《中國經濟周刊》與俠客島聯合出品這是經濟Ke的第82篇文章

12月22日,正值冬至,古語云,“冬至陽生春又來。”

春又來。全球化時代,中國企業靠什么在激烈的競爭中成為世界一流企業呢?

這一天,由人民日報社指導、《中國經濟周刊》主辦的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在人民日報社舉行,論壇的主題正是“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超過400位來自政商學界的重量級嘉賓共聚一堂,探討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之道。

方位

走向遠方,先要看清自己所處的歷史方位。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到底有多強呢?

先來看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方江山在論壇上亮出的幾組值得驕傲和自豪的權威數據。

2

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中國在全球競爭力綜合排名中位列第28位。

2019年《財富》雜志世界500強企業榜單上,共有129家中國企業上榜,首次超過美國的121家,這是歷史性的突破。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2019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的全球創新指數排名繼續提升,從2018年的第17位上升至第14位。

看了宏觀排名,再來瞧瞧微觀企業的實例。

據國內鋁業龍頭、廣東堅美鋁業董事長曹湛斌介紹,中國鋁加工業已經連續13年居全球第一,2018年,我國鋁的產量達到3659萬噸,占世界57%,中國鋁產品出口至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量達521萬噸。

“在鋁的產品延伸應用及工藝技術方面,絕大部分的領域,中國引領世界,如超高建筑用的鋁幕墻、高鐵、太陽能等領域。”曹湛斌說。全球最高的10座超高層建筑中,有5座用的都是堅美的鋁材。

看起來不那么高大上的鋁材,其實有許多尖端應用。你可能想不到的是,堅美還是華為5G基站高端鋁合金產品的主要供應商,現在每月供貨約36萬件以上,訂單量還在持續增加。

即將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當下,像傳統的鋁產品這樣的產業,還能講出怎樣的好故事?

剛卸任中國建材和中國醫藥兩家央企“雙料董事長”職務的宋志平說,在上海一個論壇上演講一提到水泥,場下就哄堂大笑。但是,他到華為,任正非見到他的第一句話是:“老宋你真了不起,做了那么多水泥。”

不光是生產水泥,中國建材還供應65%的全球水泥裝備。“30年前其實水泥大型裝備是跨國公司的,30年之后中國建材卻供應跨國公司,全球水泥裝備、玻璃裝備等等方面,中國制造是排在第一位的,我們是中高端的,我們不低于他們。”宋志平說。

除了鋁材和水泥這樣的傳統優勢行業,一些新的產業優勢正在形成。

施耐德電氣高級副總裁馬躍在論壇上感嘆,過去三四十年,整個中國制造的水平有一個天翻地覆的變化,1982年施耐德旗下一個企業進入中國的時候,中國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現代自動控制企業,這幾年有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包括中控一系列企業已經在該領域變成國內的主力。

馬躍提到的中控是指中控科技集團,工業互聯、智能制造方面的領軍企業,其核心產品自動化控制系統的市場份額已連續8年位居全國第一,領銜制定我國工業自動化領域EPA現場總線標準成為國際標準。

面向未來的數字經濟又怎樣呢?

據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陳肇雄在論壇現場介紹,我國2018年綜合數字經濟總量達到31.3萬億元,占GDP比重超過1/3,移動通訊技術實現了從2G空白,3G跟跑,4G并跑,到5G引領的重大突破。我國有十家互聯網企業進入全球市值前30強,形成了一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型企業。

中國證監會首席律師焦津洪則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介紹了我國上市公司在全球的地位。焦津洪說,截至目前,我國上市公司數量已接近3800家,總市值約56萬億元,分別位列全球第三位與第二位。

從全球來看,焦津洪表示,在福布斯發布的《2019年全球2000強上市公司榜單》中,境內的上市公司達到178家,在前10名中境內上市公司占據了半壁江山。

關于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方江山的總體判斷,一是國際影響力不斷擴大,二是國際話語權顯著增強,三是創新能力再創新高,四是產業結構持續優化。

分論壇一 1 肖翊攝

差距

弄清了方位,就有了戰略定力,但也要從戰術上清醒地看到我國企業存在的差距和問題。

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副主任邢懷濱說,總體來看,我國制造業正處在從中低端到中高端爬坡過坎的階段,面臨的挑戰一是科技基礎的落后,基礎的零部件,基礎的技術、材料,高端的裝備等等存在很多卡脖子技術;二是前有發達國家的高端前沿技術的封堵,后有新興發展中國家的超越;三是高端創新資源與前沿的創新體系建設不匹配。

科學家出身的中控科技創始人褚健認為,中國制造已經非常強,但創新能力增長仍顯不足,先進的工藝技術、高端的制造裝備和高端的自動化與工業軟件都還欠缺,如果把這些短板補上,中國制造可以打90分。

馬躍則提出,中國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很大程度上還在一些點上推進,沒有形成線與面。亮點則是大量IT企業開始關注制造業領域,形成IT與OT結合,帶領數字化轉型,需要長期堅持。

作為金融科技的領軍者,百融云創董事長、CEO張韶峰的角度又有所不同。他說,從全球大國崛起的歷史經驗來看,金融機構在海外的競爭力實際上體現為大國綜合實力的標志之一。但是,中國金融機構走出去的程度跟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程度相比落后很多,中國企業已經在全球129個國家地區有布局,但是中資金融機構僅僅在60多個國家地區有布局設點。 

責任

看到差距,也就清楚了方向。

方江山說,我國的企業特別是各類大型企業必須面向更高層次的發展格局、發展定位、發展目標,以更加堅定的自信、更加遠大的抱負、更加宏偉的規劃,積極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堅持創新驅動和改革開放兩個輪子一起轉,深度參與經濟全球化進程,深度參與國際分工合作,深度融入全球價值鏈、產業鏈、供應鏈,深度融入世界經濟,加快形成面向全球的生產服務體系,不斷提升境外風險防范能力和水平,著力提升全球資源整合能力、品牌影響力、市場控制力,努力成為引領21世紀經濟社會發展潮流的排頭兵。這是新時代中國企業肩負的重大責任。  

身為一名制造業老兵,曹湛斌判斷,未來的中國企業一定能不斷提升在世界的競爭力。他的四點理由是:“一、我們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優勢、制度優勢。二、我們有超大的中國人口消費紅利優勢。三、我們有幾千年歷史文化優勢。四、中國積極倡導擴大世界自由貿易,提出‘一帶一路’,讓中國企業走出去。”

張韶峰也很樂觀。他說,提升中國企業的國際地位,主要依靠依靠改革與科技創新,這些年來中國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5G等新興技術蓬勃發展的大背景下,制造業、通信業、金融業、貿易、物流業等很多企業獲得了強大的發展動能,推動一大批企業成為全球競爭的重要參與者,一批獨角獸公司躋身全球競爭,成為中國新銳企業的代表與榜樣。

褚健則從技術角度提出了更切實的路徑。“如果下一步讓幾百萬家的制造業企業,都能夠享受到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的好處,把工廠里面所有的數據、所有的設備、所有的生產過程,人員流、資金流等信息全部打通,中國制造業能獲得更大的發展動能。”

4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從中國經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角度闡述了中國經濟的增長動能。

黃奇帆認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圍繞制度問題、企業動力問題、技術創新、創新驅動問題、資源要素供給問題和勞動力、人才供給問題——五個方面的核心要素、經濟要素進行制度化的結構性改革。一旦改革推動到位,一定會產生改革的紅利,生產關系調整之后帶動生產力的發展。

針對當下,黃奇帆列舉了對外資金融機構開放、開拓服務貿易領域、農民工落戶城市等六個方面他認為可以推動的、具有重大潛在紅利的改革,而這六個方面其實都是黨中央、國務院近年來已經在安排和著力推動的重大改革事項,只要落實到位、執行到位,都會具有上萬億價值的改革紅利,把這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干好,我們國家一年就會新增幾萬億紅利。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無疑將為中國企業發展賦能。曹湛斌認為,企業只要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路去做,主動適應壓力,實現轉型升級,未來的潛力是無限的。

宋志平曾經帶領兩家央企進入世界500強。他對中國制造業給出的建議是,制造業要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一個跨越,要做到綠色化、智能化、高端化、服務化的“四化”轉型,使我國的制造業變成新型的制造業。

在攀登全球競爭高地的路上,方江山的一段話值得所有企業共勉:加快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我們既要有信心,更要有耐心。好的企業離不開時間的沉淀,時間是品牌的話筒、是質量的標尺、是客戶的朋友、是價值的容器。我們要把時間當做“練功房”,用心用力用情打造高質量產品,涵養更好的文化品性、更強的用戶黏性和更持久的發展韌性。

在信心和耐心中,中國企業行穩致遠。

文/《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發布編輯:崔曉萌)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上海哈灵麻将技巧 浙江快乐彩投注技巧 欢乐捕鱼人官方最新版vivo版 今天为什么股票下跌 追光娱乐苹果版下载 街机捕鱼ol 随便玩长沙麻将 中国网赚联盟 怎样才能网上赚钱 追光娱乐老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