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張江高科董事長劉櫻: 要孵化培育先進制造業,就要踏踏實實把生態環境做好

“如果是對營商環境的期待,我希望政府在大力支持先進制造業和科創企業的同時,可以保持市場和企業的創新主體活力?!?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 | 論壇現場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4期)

P60 劉櫻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劉櫻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邁入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的會場,更加強烈地感受到張江作為國家科創中心,與國家戰略的共振律動!”12月22日,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期間,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張江高科”)黨委書記、董事長劉櫻出席論壇時這樣對記者表示。

劉櫻在主題為“發展先進制造業振興實體經濟”的分論壇上提出,真正要孵化與培育先進制造業,就不要有太急功近利的思維,而是要踏踏實實把生態環境做好,把產業氛圍做好。這樣的話,產業集聚與龍頭企業的培育,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張江高科就像在打造熱帶雨林生態”

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上海市張江科學城形成了集成電路、生物醫藥兩大主導產業,并形成了全產業鏈發展的局面。例如,張江科學城是國內產業鏈最完善的集成電路產業聚集區,從設計、制造、封測到材料,是國內最為齊全、最為集聚的產業聚集區。生物醫藥產業則形成了包括新藥研發、醫療器械、精準醫療、智慧醫療、醫療服務、健康管理等在內的全鏈服務。

劉櫻表示,張江高科(600895.SH)就像是在打造熱帶雨林的生態,在這樣的生態下,大型、中型、小型,多元化、各種有活力創新的經濟,可以在這個生態里面共生生長。

2018年11月28日,上海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園正式在張江落成,一年來,以上海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園為載體,圍繞人工智能、5G、智能駕駛、物聯網等重點應用領域,在處理器、存儲器、安全芯片、FPGA、光通信、架構(RISC-V)等“卡脖子”核心技術領域實現了重點布局。

一年間,在這個產業園中落戶的企業,涵蓋集成電路設計龍頭企業、細分領域龍頭企業、新興企業等。其中,全球芯片設計10強有6家在張江科學城設立了區域總部、研發中心,中國芯片設計企業10強中有3家總部在張江,3家在張江設立了分支機構。它們合計擁有100多項國內領先產品。

而位于張江科學城中部核心區的張江人工智能島,作為國內首個“5G+AI”全場景商用示范園區,一年間已經集聚了諸多跨國企業巨頭、國內外知名科研院所和相當一批科技創新企業。如今,這里已然成為上海AI企業最集聚、類型最豐富、人才最密集的新地標,未來將有8000位人工智能研發工程師和科學家在島上工作。

截至2019年12月20日,67家科創板上市企業中,有7家來自張江科學城,其中集成電路企業5家、生物醫藥企業2家,體現了張江在科創板上市企業中的高占比,也體現了科創板上市企業中,行業的高科技集中度。 

“過去很多年,我們比較推崇獨角獸的概念,隨著我們跟創新企業接觸越來越多,我個人覺得需要客觀認識獨角獸這個概念。獨角獸這個概念起源于美國,是指成立10年之內,估值10億美元的企業。但其實,一個真正的科技創新型企業,一個先進的制造業企業,10年很難飆升到10億美元的估值。在中國獨角獸的排行榜,我們看到所有位居前列的往往都是互聯網金融、電商或者是一些相關的網絡、大健康醫療等等。”劉櫻說。

“我給2019年中國制造業打‘70+10’分”

2019年對于中國制造業是極不平凡的一年,外部不確定性極為復雜,給中國制造業帶來的外部挑戰非常大,成本壓力、環保風暴,這一年中國制造業步履維艱;2019年對中國制造業來說也是眾志成城的一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制度創新、工業互聯網碩果累累,也讓中國制造業邁向高質量發展道路上步履鏗鏘。

“那么您給中國制造業2019年的表現打幾分呢?”分論壇主持人、人民日報經濟社會部工業采訪室主編陸婭楠將此問題“拋”給劉櫻時,劉櫻回答道:“我會給制造業打70+10分。”

劉櫻進一步解釋說:70分是主要答卷的得分。因為2019年,無論是整個制造業的指標,還是我國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制造業投資意愿,雙雙呈下降趨勢。

“我想說一下另外加的10分。小的時候做答卷,往往會有附加題,這10分是給中國制造業的附加值打了10分。因為2019年中國制造業面臨的局面,特別是中美貿易摩擦帶給我們極大的挑戰,實際上是所有的制造業都沒有那么充分地進行準備與預計。但是非常高興的是,這一年我們還是挺過來了,所以這10分是對于不可預計的挑戰的應對,可能這個應對并不是非常充分,但是得到了非常棒的結果。”劉櫻說。

劉櫻表示,“在張江,我們服務了5000多家企業,大部分的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與外資企業,他們對政府的感受,打一個比方,就好像網上說的女孩子等待男朋友的心態,‘既怕他不來,又怕他亂來’。因為其實在最近3~5年間,我們感受非常強烈的是,我們政府對產業的重視度與產業的專業性大幅提升,并且政府的資金也非常明確地流向了實體經濟與先進制造業的支撐上面。同時因為政府在政策資金上的傾斜,導致政府對這方面高度關注。”

“如果是對營商環境的期待,我希望政府在大力支持先進制造業和科創企業的同時,可以保持市場和企業的創新主體活力。”劉櫻說。

劉櫻表示,從投資角度看,可能明年制造業的力度和收購并購的案例會有所增加。“大家都比較關注科創板,科創板相對來講硬科技企業和先進制造業企業比較多,我個人接觸到的科創板企業,雖然他們2019年剛剛上市,到目前為止約67家,但是其中絕大部分的科創板企業已經開始布局各自產業鏈前后到上下游并購的謀劃,所以我覺得2020年應該是暗潮涌動的一年。”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棟棟 編審:張偉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p62中奖号码查询 湖北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跌停的股票还会涨吗 三分彩预测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 江西快三开奖时间表 江西11选5遗漏数据 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 深圳风采2013102 选股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