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中控科技集團創始人褚?。? 科技和經濟間的 “架橋工人”

“人工智能若能跟工業結合,其作用不亞于一次工業革命。反過來,人工智能、大數據如果實現工業應用,同樣也能大大推動控制科學的進一步發展?!?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賀詩 | 論壇現場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4期)

P65 褚健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褚健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12月22日,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在人民日報社舉行。中控科技集團創始人褚健參與了主題為“發展先進制造業振興實體經濟”的分論壇,并在會后接受了《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截至2018年底,中控創新研發的核心產品——DCS集散控制系統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24.7%,連續8年位居國內市場第一。

數月前,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褚健榮獲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該紀念章頒發給新中國成立后對國家科技創新作出突出貢獻的人員。

26年來,褚健帶領中控團隊在工業自動化領域不斷探索開拓,先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1項,并領銜制定EPA現場總線標準成為我國工業自動化領域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國際標準。

“在科技和經濟間架一座橋”

早在1993年,年僅30歲的褚健晉升浙江大學教授,次年任博士生導師,1999年又被聘為“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首批特聘教授。

他創立的中控科技集團,則是工業互聯和智能制造方面的領軍企業。

作為橫跨學界和企業界的“大牛”,對于科技和經濟的融合,褚健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20多年前,我就認為我自己是一個架橋工人,要在中國的科技和經濟間架一座橋。”褚健說,科技跟經濟這兩張皮,到目前為止都沒能很好融合,“科技和經濟間的鴻溝始終存在,科技界不是所有研究對象都面向于應用,工業界里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但找不著解決問題的方式方法。”

褚健認為,要把科學研究、工程技術與整個工業有機結合,難度確實較大,“要想解決重大技術難題,提升國家工業競爭力水平,這就涉及大量工程技術、工程科學的研究。同時,還需要把這種科學技術轉化為產品,如果僅僅停留在論文階段,當然還不足以推動社會進步。”

“我無非就是對這件事比較感興趣,也愿意起到這樣一個架橋的作用。”褚健說,在目前的工業互聯領域,需要有大量的研究人員能夠“接地氣”,能和具體的工業對象緊密結合,他的研究成果經過轉化,能夠應用于實際的工業場景中。

這也正是中控科技集團一直在做的事情。

“二三十年前,在國內工業自動化控制系統領域,清一色都是跨國公司。十幾年前,在重大項目工程上,比如說千萬噸煉油、百萬噸乙烯裝置,全部只能用國外的。”褚健說,過去10年,中控完成了重大突破,“僅中石化新建的18套千萬噸級煉油裝置,中控的產品就應用了其中9套,而在今年新上的百萬噸級乙烯項目中,絕大多數裝置也都是中控的。”

“AI若與工業結合,作用不亞于工業革命”

作為計算機科學的分支,AI(人工智能)近年來已成為熱門話題和商業命題。褚健認為,AI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可能還是在工業制造領域。

“人工智能實際上是算法和算力問題。”對此,褚健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就像兩個人,如果一個人比另外一個人聰明,那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他的思考能力比較強,另外他掌握的知識比較多。”褚健說,思考能力和知識水平就相當于人工智能的算法和算力。

對于AI的應用,褚健最為看重的還是其與制造業的結合。“除了大眾比較熟悉的消費端應用,人工智能真正能發揮作用的地方還是制造業。”褚健舉例說,在節能降耗、高端裝備、生產優化、設備監控等方面,人工智能的介入能大大推動工業進步。

“但是如果只講算法和算力,還不足以應用于工業中。”褚健話音一轉,解釋說,工業發展幾百年,累積了大量的知識,現在AI的發展,則需要將算法和算力與工業知識有機結合。

“人工智能若能跟工業結合,其作用不亞于一次工業革命。反過來,人工智能、大數據如果實現工業應用,同樣也能大大推動控制科學的進一步發展。”褚健說。

“工業互聯應像安卓手機,能自主開發軟件并方便下載”

回顧2019年中國制造業的發展,褚健認為,從產品質量、系列等方面看,中國制造業已經做得很不錯了,但創新能力的增長還有不足,如果把技術創新補上,中國經濟將會有非常大的競爭力。

褚健進一步分析說,在高端自動化與工業軟件研發方面,中國尚有欠缺,“如果僅靠大規模投入、擴大再生產,中國幾乎沒有哪個領域產能不過剩。但是在某些高科技領域,很多地方還不如別人。”

褚健以自動化行業舉例說,“早在二三十年前,艾默生、施耐德、西門子等跨國公司就是我們模仿的對象,中國現在有大的電氣和裝備公司,但類似施耐德這樣的公司,才是中國最需要的。”

對于工業4.0,褚健有自己的認識。他認為,“工業4.0是由軟件驅動的工業革命”,要想數百萬制造企業都能享受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的好處,需要把所有的生產過程、參數、設備連接起來,同時還要有大量的應用和軟件。

褚健以智能手機舉例,“手機的智能化源于安卓商店、蘋果商店,沒有這些商店里的APP,智能手機就無從談起。”智能工廠與智能手機類似,“如果有一個類似于安卓、蘋果的操作系統,把工廠里面所有的數據,比如設備、生產過程、資金流等連在一起,同時,各行各業的人,包括用戶自己可以通過這個系統開發出各種工業軟件,軟件還能像安卓商店一樣方便下載,中國制造業就能夠上去。”

褚健對明年的中國制造業進行了展望,他說,今年中控科技集團整體業務增長在25%左右,明年估計還會保持一個不錯的增長,“這是因為我們的用戶在加大科技投入,包括數字化轉型的投入。接下來,數字化轉型的力度將加大,如果不加大科技投入,制造業企業明年可能會非常非常困難。”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棟棟 編審:張偉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三板股票涨跌幅 青海11选五5预测 老版本拾柴排列五 股票指数和指数基金的区别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新马快乐8是合法的吗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推荐股票的论坛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