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金立手機:破產重組的重要砝碼是個大餅?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庭陽  |  北京報道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近期,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立集團”)管理人出具的情況通報顯示,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華南分會在2018年2月已經做出裁決,金立集團所持微眾銀行股權,有八成是代持,金立集團將配合把股權登記至實際所有人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名下。

但2018年時,在公司破產清算和破產重組間搖擺不定時,金立集團仍對供應商表示,希望供應商給金立留夠時間,金立不破產,未來微眾銀行上市時估值可達5000億元,其所持有微眾銀行2.1429%的股權,對應的市值過百億元,能填上金立集團的窟窿,債權人訴求也能滿足。

現在,金立集團所持微眾銀行股權系代持浮出水面,微眾銀行能否上市,債權人的訴求都沒戲,金立集團破產重組的重要砝碼也沒了。

2018年初已被裁決股權是代持,仍給債權人畫餅。有網友評論,金立集團資金鏈斷裂、創始人個人賭博巨輸,是經營水平和個人品質問題,資不抵債后還在忽悠債權人,則是誠信問題。

輝煌時 兩年營銷費用60億元

金立集團曾因“金品質、立天下”的金立手機而輝煌。

金立集團2002年9月成立于深圳,由劉立榮創辦。投資23億元的金立工業園坐落在東莞松山湖畔,手機年產能1億臺。

但即使在公司產銷最高峰的2017年,金立手機產量也沒達到1億臺。

2009年時,蘋果發布了iPhone 3GS,揭開了智能機的時代。與智能手機相比,只能通話和收發短信的功能機,優勢盡失,屬于功能機的輝煌時代行將落幕。

這時,金立手機還在功能機賽道上狂奔。據公開信息,金立手機在2010年銷量突破1000萬臺,成為最大的國產功能手機品牌。到2016年時,金立手機出貨4000萬臺。同一年,小米作為國產智能手機的代表,出貨量比金立手機高45%,將金立手機甩在后面。

2017年,金立手機全年計劃是出貨5000萬臺,實際出貨量不超過3000萬臺。小米手機出貨量則是金立手機的3倍有余。

號稱年產1億臺的金立手機生產線,距離滿產路途遙遠。

金立手機銷售不達預期,大手筆的廣告投入,卻耗費著金立集團大量的現金。

金立集團在廣告中投入頗多。金立集團官網信息顯示,該公司2005年獲得國家發改委核準GSM和CDMA手機生產牌照,“成為國家發改委批準的最大產能的手機企業”。當年7月1日,金立手機廣告在中央電視臺一套節目首播。 “金品質,立天下”的廣告語,成為了當時耳熟能詳的宣傳語。

據其官網介紹,2006年1月,金立集團在中央電視臺一套和五套、鳳凰衛視、湖南衛視等權威傳媒全面投入品牌宣傳。

單是在湖南衛視,金立集團2006年獨家冠名《金枝欲孽》,贊助《超級歌會》和《2006年超級女聲》,冠名《創世紀》和《名聲大震》欄目。

金立集團創始人劉立榮酷愛圍棋,“金立手機杯”中國圍棋甲級聯賽2007開賽,一直到2017年。即使是在2016年,已經出現了拖欠供應商貨款、發行債券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時,金立集團仍舊與“世界圍棋第一人柯潔簽約代言,并支持柯潔應戰AlphaGo。”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劉立榮稱,金立集團資金鏈問題爆發,營銷費用高是原因之一。他稱,2016年至2017年,金立集團的營銷費用60多億元,再加上對外投資費用,對資金鏈造成很大壓力。

即使是在資金緊張的2017年,劉立榮仍斥資12億元購入南粵銀行9.3%的股權。同年,還宣布在重慶投入50億元建設生產用地。

與大手筆的花錢相比,金立集團對供應商的結款并不積極。

2014年4月至2017年6月,金立集團子公司東莞金卓、東莞金銘多次拖欠維科技術(600152)子公司的貨款,只在年底催收緊張時,才給予支付。證監會寧波證監局對維科技術現場檢查時發現此問題,對維科技術未披露此信息,給予行政監管措施。

金立集團經營出現問題比拖欠貨款開始得更早。據劉立榮對媒體介紹,從2013年到2015年,金立集團月均虧損不低于1億元。到2016年、2017年,月均虧損不低于2億元。保守估計,從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集團累計虧損約80億元。

2016年,金立集團發行 “16金立債”融資10億元,財務信息得以被外界所知。從2014年到2016年,金立集團營業總收入增長了94億元,營業利潤僅增長1.79億元,是典型的增收不增利。2017年上半年營業利潤占2014年全年57%,付出的營業成本卻占到87%,增收不增利仍舊在繼續。

現金凈流入陡降更顯示公司營運資金緊張。2014年,金立集團經營活動現金凈流入7.45億元。2016年相比2014年下降了92%。公司依靠借款籌資維持運轉,但當年能借到的款項收到現金也比2014年下降了72%。

到了2017年上半年,公司半年時間內借款額基本與前一年全年持平,資金越發緊張。

從2015年開始,金立集團的資產負債率連年升高,截至2017年上半年,金立集團資產負債率由59%上升為65%。

資金鏈條緊繃,只等斷裂的導火索。

破產時 對347家債權人凈負債81億元

金立集團資金鏈斷裂,到底是供應商催要貨款不成斷供引燃,還是劉立榮豪賭巨輸引爆,尚無定論。消息最早從證券市場傳出。

金立集團上游廠商是手機零部件企業,歐菲光即是其一。 

2017年 12 月 14 日,歐菲光(002456)股票開盤大跌,投資人急速賣出。市場間流傳,股價下跌源于貨款難以收回,影響當年利潤,矛頭所指是金立集團資金鏈斷裂。事后證明,歐菲光對金立集團供貨量不小、損失頗多。

同時,劉立榮豪賭輸掉近百億元的傳聞,對市場殺傷力更大,事后劉立榮表示,是輸掉“十幾億”。 

按照公司法規定,公司獨立運作,高管和公司間的資金往來,有嚴格的財務制度約束。但劉立榮表示,他有“借用”公司資金的行為,他創辦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絕對的權威,個人沒有其他收入,難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有借用公司資金的行為。 

金立資金鏈斷裂消息陸續傳出,直接殃及了其供貨商,貨款變欠款,欠款變壞賬。

2018年10月,“16金立債”違約。金立第一次經營債權人會議披露,截至2017年底,金立集團總負債282億元,減掉總資產,凈負債81億元,有347家債權人。金立集團的剩余資產中,所持微眾銀行及南粵銀行股權,被認為是最有價值資產。

金立集團欠深天馬(000050)貨款7.1億元、欠歐菲光6.3億元、領益智造(002600)旗下公司3.72億元。

這些貨款不能收回,由欠款變成壞賬,各公司計提損失,均壓低了利潤。

金立集團欠維科技術(600152)子公司貨款,維科技術差點因此而“戴帽”。維科技術測算2017年有3710萬-4700萬元的凈利潤,因對金立集團兩子公司應收貨款8410萬元難以收回,導致2017年繼續虧損,公司連續數次發布可能戴帽的風險提示,后來通過變賣資產才補上這些損失。

金立集團兩家控股子公司欠深圳華強(000062)款項數目未披露,但深圳華強計提減值準備6443萬元,致使凈利潤下降。

編輯 | 李慧敏

編輯 | 張   偉

(編輯:李慧敏 編審:張偉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