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廣州冬日最浪漫的花田”要拆了,原址將打造廣佛門戶交通樞紐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廣州報道

每年入秋后,夜幕降臨時,廣州芳村西塱都會有幾萬盞鎢絲燈在田間亮起,映照著成片的菊花花海……這個璀璨的“花田燈海”曾受到不少年輕人的追捧,被網友們稱作“廣州冬日最浪漫的地方”。

”花田燈海“各品種菊花盛放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花田燈海“各品種菊花盛放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現在不開燈了,都要拆了,也不需要用燈光延遲花期了。”一位正在花田勞作的村民對記者說,他略帶不舍地望著眼前這方花地,嘴里重復著“沒有花海了,要拆了”。

春節將至,廣州的迎春花市也即將開幕,但是,“花田燈海”卻要拆除了,這是為什么呢?花田沒有了,花農們又該如何?“花田燈海”的未來還會浪漫、璀璨嗎?

30年造就“花田燈海”,如今為地鐵建設讓路

“花田燈海”位于廣州西面的芳村西塱湛涌村,共有108畝,歸屬湛涌村集體所有,由村民分租種植鮮花。據村民介紹,花田已有30多年的歷史,主要以種植菊花為主,品類多達40多種。

入秋后,花農們就會利用電燈光補光來延遲花期。夜幕降臨時,花田的燈亮起,從傍晚的六、七點一直到開到晚上十一點多才熄滅,從遠處望去,幾萬盞星光般閃耀的鎢絲燈,伴著百畝花田綿延成海,這里因此得名“花田燈海”。

”花田燈海“傍晚定時澆水系統啟動,一片水霧彌漫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花田燈海“傍晚定時澆水系統啟動,一片水霧彌漫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西塱股份合作經濟聯合社(下稱“西塱聯社”,湛涌村是其生產隊之一)常務理事郭兆堅提到,早期,花農們都是在種菜收成之后才開始種植菊花,種得不多,2006年時,當地農業部門專門撥款在這里建設花苗基地,使得花田種植越來越集中,面積也越來越大。

花農展示菊花花苗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花農展示菊花花苗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梁永輝是當地的一名花農,種植菊花已經有20多年了,他回憶道,花田種植越來越集中后,“花田燈海”的名氣也越來越大。“大概在2006年后,花田開始越來越出名,經常有攝影愛好者過來拍照,還有人過來拍婚紗照。”

2012年,為了增強花田抵御酸雨的能力,花農們搭起了大棚,同時,定時澆水系統也建立起來,傍晚時能看到花田水霧彌漫的美景。據郭兆堅介紹,前兩年,花田還修建了排水設施,幫助花田在雨水較多的季節排澇,“各種設施的建設,使得這里的菊花越種越好。”

花田定時澆水系統和電閘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花田定時澆水系統和電閘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雖然種植菊花的成本在逐步提升,但是花越種越好,收益也在增長,梁永輝提到,這幾年賣花的業績比之前好一些,一畝花田一年能賺5到6萬元,每個花農至少有三、四畝花田,“我們這里的花主要是供應廣州迎春花市,也會賣給珠三角其他城市,其中,八成左右是以批發形式出售的,剩下的在周邊零售。”

記者在走訪“花田燈海”時看到,各品種的菊花開得非常嬌艷,還有一些在燈光調節后仍未開花的植株,然而,這片花田在春節后就要被拆除了。梁永輝說,現在花田里的花都不賣了,為了節省費用,燈也不開了。

花田成片的菊花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花田成片的菊花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這么浪漫、璀璨又有業績的“花田燈海”為什么要被拆除呢?

記者從西塱聯社獲悉,由于廣州市軌道交通10號線建設的需要,百畝花田被納入征拆范圍,也就是說,“花田燈海”將成為記憶。

據郭兆堅介紹,廣州市軌道交通10號線廣鋼新城站(暫定)建設共在西塱征地367畝,其中,108畝“花田燈海”和一塊39畝的玫瑰花田全部被征收,還有部分漁場、工廠和菜地也在征收范圍內。

記者在現場了解到,一期征收的玫瑰花田地塊已經完成拆除工作,“花田燈海”也已完成測繪和評估,正在等待評估公司給出賠償方案,拆除工作將在賠償完成后進行。

“花田燈海”消失后,西塱站將成廣佛門戶重點

“之前沒有到這里打過卡,前幾天看到要被拆了,突然覺得好可惜,就過來看看。”周日來到“花田燈海”拍照的程小姐對記者說,這里的花開得很美,要是拆了挺可惜的。除了程小姐,記者在花田還遇到了很多前來游玩的市民。

而“花田燈海”拆除后,花農又何去何從?

據郭兆堅介紹,“花田燈海”的花農有近60戶,全部都是來自湛涌村的村民,不少花農已經經營幾十年了。面對花田被征收,花農們已開始為接下來的生計做打算,他表示,有好幾個花農已經開始找新的種花地點了。

有花農為接受顧客預訂豎起牌子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有花農為接受顧客預訂豎起牌子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種花很講究土壤,這個土要松軟平整,又不能在容易發生內澇的地方選址,還有就是物流的問題,西塱這邊物流方便而且便宜,到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郭兆堅指著成片綻放的菊花對記者說,花農要找到下一個合適的種花地點需要花費不少時間,所以越早物色越好,據他所知,有一些花農將花田地點選在了佛山市南海區,還有一些則在廣州市番禺區另起爐灶。

郭兆堅和他的同事們目前正在督促評估公司盡快出評估報告,爭取在春節前能將補償款給到花農手里,這樣花農就有較充足的資金經營新的花田,“明年5月開始,花農就要開始種花苗了。”

仍有部分花農在花田勞作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 攝

仍有部分花農在花田勞作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羅赟|攝)

相比起年紀較輕的花農們,梁永輝接下來已經不打算尋覓其他種花地點了,他坦言,從這里挪到別的地方,就要重新租地、搭大棚和修建水渠系統,還會面臨供水供電的問題,光設施設備就要投入十多萬,自己目前找了份工作,就不再經營花田了。

據郭兆堅介紹,“花田燈海”和一期征收的玫瑰花田拆除后,將建起廣鋼新城地鐵站,地鐵10號線亦將連通西塱站至天河客運站。此外,“花田燈海”地塊未來還將建起地面商業綜合體,提升周邊交通和公共設施配套的完善程度。

而原有的西塱站是廣州地鐵1號線和廣佛地鐵線的交會站,每日經過該站點換乘出入廣州、佛山兩地的市民流量龐大。未來,地鐵10號線和可接駁廣州南站的22號線等線網接入后,西塱站成為廣佛門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時,其串聯起新建的廣鋼新城站則使得該片區樓盤的區位優勢將進一步提升。

除了即將告別的“花田燈海”,隨著城市化發展的不斷推進,廣州越來越多的地標和老建筑有了新的變化,承載著許多廣州人歡樂童年時光的越和花鳥魚蟲市場今年開始陸續搬遷,被老街坊稱為“最好吃的一條街”的芳村陸居路今年開始圍蔽改造,嶺南花卉市場近日簽訂交地協議……

在快速的城市化進程中,“花田燈海”的未來沒有了浪漫的“花田”和“燈海”,但亦將迎來整潔、明亮的未來,雖然不少村民不舍花田的即將消失,但是他們也表示支持改造這里的整體環境,希望地鐵新站的開通能給西塱帶來更大的發展。

編輯:李慧敏

編審:張偉

(編輯:李慧敏 編審:張偉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直播